好酸吗

我与世界相遇 我自与世界相蚀 我自不辱使命 使我与众生相聚

【灿白短篇】狗尾巴草和18秒


-借综艺灿烈18秒


       狠狠地揪住一把狗尾巴草,反手一转握住整支叶鞘“我靠!竟然嫌弃我口臭!接吻这么浪漫这么纯洁的事情竟然嫌弃我口臭?!”食指向下往与其他叶片疏离的钝圆型基部抚了抚,然后一眯眼猛地将指甲刺进翠绿的草面“朴灿烈你有本事你下次就别亲我!”

   

       此时的边伯贤正处于易燃易爆状态。半个小时之前,朴灿烈做了一件让他非常生气的事情——

      “灿烈,不不不然公众场合还是别亲了吧,白日宣淫不宜构建和谐社会啊。”用手指挡住朴灿烈慢慢向前倾来的唇,四下张望了几秒犹豫地说道。

       朴灿烈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心想我们好不容易见次面你还不肯让我亲亲?赌气般地嘴一张轻咬住了边伯贤的指侧,接着用舌缓缓摩挲着那一狭小缝隙间的细白肌理,掠至稍显粗膨的指骨时向后缩了缩舌然后一下舔压在其上。不动声响地细致挑逗,酥麻感瞬间传达至大脑皮层,激得边伯贤打了个颤。

      “别闹!”

      “没闹啊。”

      “大白天呢公共场合咱得有点纪律!”

      “不管!”快速抬手一把环住小傲娇的肩膀,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揽,正在喋喋不休的小嘴就撞上了自己,顺理成章地偷了个香。看着对方羞愤地闹了个大红脸不禁咧开嘴笑地一个劲儿的欢实,样子像个啃完树干抹把嘴的河狸。

       嬉笑着捏了把伯贤奶奶水水的脸颊,再次凑近时突然间瞄见怀中人的鼻子周围有些细微的红燥,联想起这段时间电话那头时不时的咳嗽声,和边伯贤讲话的时候掺进的些许鼻音及烟熏感,再仔细瞅瞅发现他的嘴唇也是红地有些绯深了,比起以前来像是今天在上面晕了些假胭脂似的。

       有点恼火。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家伙竟然敢把自己搞得这么穷!
    
        而且生病也不跟老公说,那以后怀孕(并不会)也不打算跟我说了吗!

       于是急匆匆地又在微微张开的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皱皱鼻子装作嫌弃的样子撇嘴道:“伯贤你有些口臭啊。”

       啊?

       hello?我没听错?
       
       这是在,嫌弃我喽?

       面色瞬间沉了几格,像从浅水区猛地压至深海处。一把推开朴灿烈,带着稍许沙哑的怒火紧跟着就从嘴里爆破出来:“嫌弃你别!亲!啊!滚!”也不管旁人惊异的目光,转身就飞快地跑走了。

       怕朴灿烈追上,就故意闯进小巷窜上窜下,借着路边的小摊车和正晒着的五颜六色还往下淌着水的湿衣服的遮挡,边某人迈着小短腿成功地第一次甩开他的男朋友,然后一溜烟地直接跑上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把手往上提了提让狗尾巴草的草杆子在自己手上缠地更紧密了些,鼓起了腮帮子,怨愤的气流一阵阵地翻滚,与头顶的大太阳两两相对低沉沉地伏向边伯贤的胸腔“雾草朴灿烈那长腿是摆设吗!我跑那么慢都追不到!啊我怎么有这样的男朋友啊亲个嘴还嫌有口臭!”

       实在没有比接吻被自己男朋友说有些口臭更丢脸更尴尬的事了,再加上因为朴灿烈没追上自己心里有些烦躁,两种情绪不断交织叠叠成网,最终糅在一起,就成了忿怒。

       磨了磨牙手背上的青筋一下鼓显出来,将手心上横绑过的狗尾巴草用力往上一扯。

       靠!还没扯断?!

       又扯,又没断。还扯,还没断。不停地扯,不停地没断。

      “我去他大姐夫的这狗尾巴草是进化成钟乳石了吗怎么扯不断!和朴灿烈一样讨厌!!” 

      “怎么你拔不断草的事都能转到我身上来。”草还是没扯断,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句低沉磁性的男声。边伯贤身形一僵,机械地转过头去,看到来人之后嘴角微微抽搐几下,下意识懦了声:“呵呵呵......烈哥......您来了啊......”

       诶不对啊现在是我在生气啊为什么我要这么熊!

       于是又双肩一扳挺直了腰板,正了正嗓子厉声喝道:“朴灿烈!你还敢来?!”

       朴灿烈被边伯贤的前后反应逗得笑耸了肩,平息之后颇无奈地揉了揉额角,在边伯贤身旁就地一坐,向后一仰,整个身子躺倒在草地上。一手放后脑勺下边枕着,一手伸去拉了拉边伯贤的衣角。特意软化了自己的嗓子柔声说着:“我媳妇跑了当然得追啊。是吧边大人。”

       边伯贤爽快地无视了前面那声媳妇,径直抓住了后头那声边大人,啧还别说,这一句边大人喊得他真是通体舒畅!高冷地往后瞥了瞥,瞧见遮在自己阴影里的朴灿烈咬着唇睁大眼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轻咳了一声有转回头勾了勾嘴角。

       切!呵!瞧这大块头一脸小媳妇样!

     “别别这副表情好像我欺负你了似的…………边大人现在很生气你不打算哄哄?”其实当看到朴灿烈微笑着站在自己背后,身上流窜着带草味的阳光的那一瞬,心里的火气就霎时被灭了大半,不过为了保持住自己的高冷形象还是扁平了声线硬声道。

       朴灿烈一下撑起了身子“那我也有生气呢,你感冒了怎么都不告诉我。”说完又软软地将头埋进了边伯贤的肩窝努了努嘴,“伯贤你一点都不依赖我。”

       听到这里边伯贤心里的气是完全消了,感受到颈脖和肩窝被柔软的发丝轻轻拂过,心软地那是一塌糊涂像是泡浸在了巧克力浆汁罐子。嗯,这火山原来发现了我感冒的事情。侧过脸去在朴灿烈是黑发蹭了蹭。

      “那你干嘛要说我口臭?"

      “鼻炎引发咽炎会有口臭的啊。我觉得在接吻的时候直接说‘感冒’这个词好像很尴尬,就委婉地用口臭代替一下,顺便也是想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让你别再瞒着我你生病了这件事。谁知道你直接就跑了......不过伯贤你其实嘴巴一点都不臭呐,尝起来甜甜的香香的。”

      “你这个......是挺委婉的......呵呵在逗我?......”雾草直接‘口臭’这个词不是更尴尬吗!

      “诶?没有啊我觉得感冒会引发口臭这件事应该很容易想到啊。”

      “好吧......哥你赢了......”

        突然看见朴灿烈抬起了头,眼神笔直地投向边伯贤,眼里有深邃的光闪动,瞳孔里清晰地印着自己的脸,接着喉结向上挪了两茬,砸吧砸吧开了口。

      “伯贤,这里不是公共场所了,我们可以白日宣淫一下吗?”

       啊?

       没等伯贤反应过来就按住他的后脑勺来了一枚深吻。

       啧,年轻人真是太浮躁了。



       傍晚时分,两人牵着手携着最后一缕细碎残阳回到了家。

       边伯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被朴灿烈一把搂过环在了自己的怀里,掰过朴灿烈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用自己薄薄的指甲刮着他的指腹,搔得朴灿烈痒痒的,又将边伯贤搂紧了几分。

      “灿烈,虽然你今天是为了关心我才...说我口臭,但是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惊吓到了本大人,所以我决定给你点惩罚!”

      朴灿烈一听这话就方了,不会是晚上不准做了吧吧吧吧吧!

     “你现在,去给我做一杯草莓奶昔!”

      这才倏地放松下来,小傲娇原来是饿了啊,还拿什么惩罚当借口吓死我了。凑上前在边伯贤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笑着起身走向厨房。可是刚绕过沙发便又被拉住了手,疑惑地转身挑了挑眉。

     “咳咳我觉得光做草莓奶昔好像太过简单了,这样我给你加大点难度,18秒!给你18秒帮我做出一杯草莓奶昔来!”

     “......虽然我非常明白和了解你这份想快点吃到你男朋友亲手做的奶昔的心情,不过18秒也太短了吧!”

     “不管!”学着朴灿烈白天的语气,一昂头抱住胳膊,闭起眼睛撅着胖嘟嘟的小嘴。

      弯下腰好笑地理了理边伯贤蓬乱的刘海,只觉得喉头满溢着松脂般地软滑“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咧开嘴直接从沙发上翻下来“我要监督你!”

      

     “朴灿烈,我不要上面放了艾草的!”

     “乖啊艾草吃了对身体好。”

     “不要不要不要!”

     “边伯贤......你要是再在我身上蹭来蹭去,要被18秒的就不止是草莓奶昔了......”

     “不要不要不要!”

     “我再说一次.......别在我身上蹭......”

     “不要不要不要!”

     “我最后说一次......不要点火......”

     “不要!不要!就不要艾草!”

      深吸了口气抓住环在腰间的手臂,将背后的边伯贤一把拉过自己胸前。手从背后伸进衣服里细细抚摸过去,皙透的肌肤一寸一寸滑过粗糙的手指,点尽了朴灿烈体内鲜活燥热的血液,指腹沿着脊椎似触未触地顺着滑下,感觉到边伯贤轻微的颤动,魅惑地舔了舔唇哑着声。

    “都说了,要小心。”

      手指渐渐撩拨到了股沟,指甲轻轻刮了刮些微褶皱,又多情地捏绕了几下,指头一拐往里探了探。边伯贤大腿一软身子往下坠了坠但立马就被朴灿烈重新搂住,不受控制地发住了几声引人遐想的呻吟,喉咙好像堵了几丝变形的气体,惹得声音都透着空空的情不自禁。

      沾了几片艾草揉成细小的绿条,放进嘴里用舌缠住润湿,反转过边伯贤扶住他的腰身向下半跪着,掰过股瓣将艾草递到舌尖然后直接衔住一小块嫩肉轻轻厮擦,把艾草舔到内部然后直接往里一伸,双手也开始配合性地在前面一上一下拨弄起来。

      “艾草,要不要?”

      “不......啊.....要,要.......啊要我要......我要......”

      “要多久?”

      “我.......靠,18秒......”

      

      “可是我反悔了。18秒,不够了。”

评论(4)
热度(19)

© 好酸吗 | Powered by LOFTER